国际数学大师丘成桐第四次回到家乡_广东科技新
2019-01-25 00:13

  梅州蕉岭,石窟河畔,古铜深褐色的卡拉比—丘空间雕塑已揭开面纱,成为新的文化地标,吸引了众多居民游客观赏拍照。这座采用3D打印技术制作的迄今全球最高规格的雕塑艺术造型,旨在弘扬蕉岭籍国际数学大师丘成桐对世界数学和物理领域作出的卓越贡献,鼓励后人奋勇前进。

  12月22日—23日,蕉岭迎来了卡拉比—丘理论发展四十年国际会议,来自全球的百余位一流数学家共同献上思想盛宴。

  “华发始识愁滋味,家国情怀意未休。”年近古稀的丘成桐第四次回到故乡,专门赋诗以表情谊。在蕉岭期间,他作报告、看发展、祭祖先、设奖金……为家乡创新发展注入了新活力。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丘成桐表示,希望青少年们能立大志,保持一颗纯粹的心,把学问做好。在他看来,发展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国之重器须立足于自身,要靠自己攻坚克难。

  “我祖屋旁建了一片楼房,说明经济旺起来了”

  南方日报:再次回到梅州蕉岭,您感觉怎样?

  丘成桐:从1979年到现在,这是我第四次回到家乡,觉得各方面改进很大,很高兴。我祖屋旁边原来是没有东西的,现在建了一片楼房。这是很好的事情,说明经济旺起来了。同时,我也希望乡下的传统风俗能比较好地保留下来。

  南方日报:梅州蕉岭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丘成桐:我是在汕头出生的,但我祖先在蕉岭生活几百年了,我父亲和祖父都在蕉岭出生。我丘家的根在蕉岭。所以我总惦记着蕉岭,惦记着梅州的发展。回到蕉岭,我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南方日报:您的父亲、母亲是否会经常提起蕉岭?

  丘成桐:对!在香港生活期间,我父亲过年祭祖时,总会提到我祖父和祖母的事情,常对我讲“不能忘记家乡梅州蕉岭”。我母亲是梅县的,也会提到梅县的事情。客家人过去生活很辛苦,但出去闯天下后,都还一直记得当年祖先在什么地方。

  南方日报:我们注意到,您这次特意带着家人一同回到蕉岭县文福镇羊岃村的祖居内,参加祭祖仪式。

  丘成桐:我两个小孩长大了,也有一定成就了,要让他们明白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我弟弟丘成栋之前也来过家乡,可是他家里人还没有来过,趁这个机会,全家人都一同来看看。

  南方日报:在您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和长辈是如何教育、培养您的?哪些细节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丘成桐:我父亲学过很多东西,哲学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他在香港的时候,写了一本名叫《西洋哲学史》的书。父亲写书的过程对我产生了重要影响,因为他常常会跟学生和朋友讨论书里的内容。那时我年纪虽小,也慢慢晓得西方哲学是怎样开始和演进的。我的整个思想深受父亲的影响。父亲还喜欢历史,我对历史也有很大的兴趣。我十四岁时父亲去世。在十四岁以前,我主要的学问都是跟着父亲学的。

  我的外祖父梁伯聪是梅州历史上最后一位秀才,对中国的教育作出了重要贡献。我没有见过外祖父,但他的诗写得很好,作品就挂在客厅里,我小时候受到的教导,很多是从他的诗歌中获取的。比如“能使欧公让出头,眉山原不等庸流”,这首诗句气魄就很大,我常常念。可以说,我间接受到了外祖父的影响。我母亲是一个标准的客家妇女,她在家里照顾我们,教育我们,对儿女期望很大。

  南方日报:您14岁时,父亲因病去世,这一经历对您的人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丘成桐:生活中的艰苦是很重要的,只有这样,小孩子才会成长。14岁时,我的思想就比较成熟了。之后我学问做得比较好,尤其是在最低潮期能挺过来,也是因为儿时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

  “科研是以科学的想法了解美和规律”

  南方日报:“卡拉比猜想”的证明过程难吗?

  丘成桐:为证明“卡拉比猜想”,我用了6年时间;先花了3年时间想证明它是错误的,然后重新规划,又花了3年时间证明它是正确的。学术上的成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是说今天有了灵感明天就解决问题,都要经过长时间的探求与坚持。科研工作者遭遇失败时,要能够站起来重新开始。

  南方日报:您的诗词造诣也很高,曾经用“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来形容证明“卡拉比猜想”6年的艰辛。在您看来,传统文学和数学研究之间有怎样的联系?

  丘成桐:两者以不同的方法去看这个世界,事实上是相通的。当然,文人是把从眼睛看到的东西、脑袋想到的感情,沉淀下来,写于纸上。科研工作者是以科学的想法,去了解大自然的美和规律。但是,科学有很严格的推理方法、逻辑方法,不能够主观捏造。

  南方日报:对学者做好学术研究,您有哪些建议?

  丘成桐:做学问的人要追求自主创新,敢于走一条自己的路,这是很重要的事。科研工作来不得一丝造假,所有东西一定要扎扎实实地做,这样东西才能做得好,做得有意义。

  南方日报:在鼓励家乡的青少年学习方面,您想跟他们说些什么?

  丘成桐:目前国内学生也好,家长也好,学习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高考,获得名牌大学的文凭,然后可以去做生意,或者做金融等高薪工作。这个无可厚非。

  但是,青少年做学问,最根本的是要真正地为人类探寻大自然奥秘、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等种种重要问题去努力。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学问做好。做学问需要有一定境界,一颗纯粹的心。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背后都是数学”

  南方日报:您曾说,中国只有成为数学强国,才能成为科技强国。当下中国的数学研究还存在哪些不足?如何突破?

  丘成桐:国内数学研究要取得成功,需要国家的领导、媒体的宣传等群策群力。我希望社会不要太短视。发展科学技术才能够推动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成为一个强国。真正好的事情总是一步一步完成的,我们一定要沉得住气,要有长远的计划,真正花功夫在上面。

  南方日报:这次清华大学与蕉岭县签署了协议,双方将在人才培养、战略咨询服务、教育发展规划及文化交流等方面开展合作。此外,抵抗不住美女的诱惑,为鼓励家乡学子更好地学习,您还设立了丘镇英奖学金、若琳奖学金。您对此有何期待?

  丘成桐:任何先进国家都很重视教育。没有良好的教育,年轻人就上不来。我能够做的是很小部分。设立奖金对蕉岭的优秀学子会有一些激励。我也期望清华大学能够帮一些忙。不过,成才主要靠自己。

  南方日报: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卡拉比—丘理论发展40年。未来卡拉比—丘理论会在哪些领域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丘成桐:这个理论对数学、物理乃至其他学科都有比较大的影响。我们常说的人工智能,基础是算法,其实就是各种数学理论的体现;大数据的背后也是统计学、概率论等数学类的东西。

  40年来,卡拉比—丘理论不断向前发展,已成为不同学科之间的一个桥梁,让很多高深的学问联接在一起。但整个科学是不停进步的,在卡拉比—丘理论之外,也有很多其他重要的学术理论。在未来的事业里,我们希望不断提出其他好的想法,推动科学研究不断向前发展。

  南方日报:您在内地出生,在香港长大,在美国加州成名,可以说是粤港澳大湾区和美国旧金山湾区发展的见证者,在科技创新领域,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可以开展哪些工作?

  丘成桐:粤港澳大湾区内各方需要更加重视基本科学和创新发展,需要有更加长远的眼光和规划。在大湾区建设过程中,要避免短期的政绩规划倾向,把基础学科、基础研究做扎实,这样才能有可持续发展。

  短期投资和长期投资要综合配置。比如,我们培养一个小孩,短期内希望他身体健康、学习成绩优秀,但我们也要想到十年二十年之后他的发展,这就需要培养他的君子品格。大湾区建设也是这个道理。

  南方日报:粤港澳大湾区如何借鉴旧金山湾区等世界著名湾区的建设经验?

  丘成桐:旧金山湾区是世界最重要的科教文化中心之一,拥有一批世界著名高等学府,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等,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教育优势和人才储备,是旧金山湾区发展起来的基础因素之一。相较而言,粤港澳大湾区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要想方设法吸引更多国内外各行业优秀人才,建设创新人才高地。但同时要注意的是,核心科技发展要摒弃幻想,要靠自己攻坚克难。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发展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国之重器须立足于自身。

  声音

  我们常说的人工智能,基础是算法,其实就是各种数学理论的体现;大数据的背后也是统计学、概率论等数学类的东西。

  在大湾区建设过程中,要避免短期的政绩规划倾向,把基础学科、基础研究做扎实,这样才能有可持续发展。

  核心科技发展要摒弃幻想,要靠自己攻坚克难。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发展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国之重器须立足于自身。

  ——丘成桐

  ●南方日报记者 胡良光 龚春辉 陈萍 黄培强 通讯员 祝银清 林剑湧

  统筹:汤凯锋 唐林珍

联系方式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123-4567

邮箱:admin@baidu.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